五心法,學會選擇,勇敢追夢

 

你的工作和人生,是你的選擇?還是別人幫你做的決定?過去,你可能在長大後再面對選擇,但如今你的孩子,從國中起就必須開始選擇自己的未來。

「選擇」是一種能力和智慧,需要有勇氣去決定和肩膀去承擔。正因為很難,父母必須從小陪伴孩子孕育。

因為教育現場已經改變。十二年國教免試時代來臨,考試成績已不再是升學唯一憑藉。填寫升學志願,不再按照分數分發學校,而是孩子必須用三年或更久的時間,多元探索和學習,選擇一所「適合」自己的學校。

世界、工作一直在改變。根據英國的研究,這一代孩子未來的工作,有六成還沒被發明,許多現在的「好工作」會消失,等不到孩子長大。換句話說,大人已經不可能像以前一樣,設想好一條符合社會期待、主流、安全的康莊大道,讓孩子一路不用思考的「搭便車」。

每一次選擇就像在森林裡尋寶,面對未知,是一種冒險。總是幫孩子選,其實是剝奪了他們練習的機會。有能力選擇代表認識自己,能夠掌握人生的優先順序,願意為後果負責。

但大部分台灣的孩子不會、不准、也不敢做選擇。面對社會價值的高牆,成績好的學生不被允許做選擇;成績不好的學生則沒有選擇。不選擇、被決定的人生,常常不快樂、缺乏自信;不少人得等到父母管不到時,才能冒著親子關係決裂的風險為自己做選擇。

「為你好」,反而綁住了孩子

台南人劇團負責人蔡柏璋沒考上台大法律系時,以為自己完蛋了,但進入戲劇系,從此人生大轉彎。三十歲的他目前在世界各地旅行,「尋找三十歲前未填滿的人生」。他觀察,許多台灣孩子包括過去的自己,因為習慣被安排,「往往缺乏承擔後果的膽識和勇氣,」真的要奮力一搏追夢時卻很遲疑。

堅持對自己的人生負責,有時得賠上親子關係,背負「自私、只顧自己興趣」的指責。前《中國時報》調查室主任記者黃哲斌在臉書上分享,他高中時立志讀新聞,而醫生爸爸希望他念醫或法律。高二時父子「每週必吵,甚至繞著客廳追打」,有次他被盛怒的父親用菸灰缸砸中腳踝,血流不止,之後父親才不再阻止。後來,黃哲斌如願的跑地方新聞,每次回家,都看到「客廳透明桌墊下,母親整整齊齊夾著我寫過的特稿剪報,」讓他萬分感動又感激。

擔心孩子走冤枉路或走錯路,父母「為你好」的保守,有時候綁住了孩子,甚至成為他的負擔。「放手」的祝福和陪伴才能讓孩子勇敢作夢,發亮發光。

選擇的難題在於,「有選擇」有時候比「沒選擇」更讓人擔心。因為沒得選時,反正背水一戰,不用想太多;「有選擇」時反而捨不得放棄,這是目前台灣許多「好學生」的困境。

陽明大學生涯輔導中心主任黃素菲觀察,約四分之一的「好學生」曾被個人問題困擾,例如不快樂、不知為何而學,但這些問題都被他們的好成績掩蓋,因此延誤處理。黃素菲很疼惜:「他們不敢把自己真正的感覺表現出來。順應聯考體制、功課好可以得到很多好處、肯定,可以暫時不去管問題。但問題終究會找到自己。」

很多人到中年,或讀完碩、博士學位,滿足了父母、社會的期待,才再次選擇自己心裡的最愛。國科會主委朱敬一的女兒,中斷加州柏克萊的博士學程,返台從事最喜愛的糕餅烘焙;經建會主委尹啟銘的女兒念完博士,改學音樂,因為完成爸爸的交代,「女兒的責任已盡,現在要做自己想做的事。」「選擇非常重要,每個人終究要回到自己身上,這是一條不得不走的成長路,」友緣基金會副執行長黃倫芬從多年諮商經驗中看到,成長過程中愈早選擇,代價愈低,父母最好能讓這樣的選擇提早發生。

五心法,學會做選擇

國高中生可以開始思考:我是誰?要過怎樣的生活?認為重要的是什麼?父母無法替孩子做選擇。在不用做選擇時代長大的父母也承認,自己不會選擇。探索和選擇是一個新時代的挑戰,父母和孩子可以一起學習。

1. 每一件小事都可以拿來練習

大選擇植基於小選擇。父母不能以為,孩子長大就自動會選擇。給他一個安全範圍,不傷害自己、不傷害別人,讓孩子在裡面練習。生活中每個小環節都可以練習。從孩子喜歡的東西著手,為何要穿這件衣服?為何選這家餐廳?當孩子知道什麼事最重要時,他已經漸漸找到寶藏。

快樂會改變,到了青春期,孩子存錢買名牌球鞋、手機,「他認為重要的東西在改變,表示他在成長,」黃倫芬表示。將這種練習放在生涯選擇上,陪伴孩子認識自己、認識職業,願意負責。陪伴他做選擇,讓他有自信,將來他比較不會做出錯誤的決定。

2. 有投入才學會負責

接納孩子能力的極限,每個人窮其一生都不可能將潛力發揮到百分之百。因此不需要每件事都拚命往前跑,然後累死在半路上。

能力和嘗試、探索有關。生涯、心理輔導老師都強調,探索鐵則是學齡前到低年級階段,儘量多元且呈輻射狀的讓孩子去嘗試、接觸。十二歲以前,「玩的能力」在生涯探索中相當重要,能訓練孩子團隊合作、領導、被領導、建立規則。到國高中孩子的能力穩定下來時,可選出一、兩項興趣進行精熟發展,把不喜歡的排除或適度收斂。有足夠的留白,孩子才有時間累積能力,想像這和未來職業的連結。

有投入(engagement)才能學到負責的態度。黃素菲提醒,孩子想要試試看的時間起碼設定一年,因蜻蜓點水並不能培養孩子負責任的態度,要讓孩子為自己的興趣付出一些行動和時間。例如,孩子要求學音樂,老師每週教一小時,那他自己還要再練十二~十六小時。如果孩子願意這樣練,才會進步,才有資格說自己適合或不適合—這才是有投入。

此外,讓他去思考:要去哪裡學,自己蒐集資料、比較價錢、這麼做值得嗎?自己負擔學費或請父母出錢?說服父母的理由?學費分擔的比例?這樣的決策過程可以培養投入態度,過程愈細緻,孩子承諾的可能性就愈大,不會虎頭蛇尾。

3. 父母要 hold 住自己的焦慮

親職專家楊俐容妙喻,父母常受到一種叫「愛太多」的內在病毒感染而罹患一種「職業病」。症狀是:眼光變狹窄、態度變保守,擔心孩子吃苦、受挫、選錯路。但父母不用把一件事的負面結果再想像擴大解釋。黃素菲舉例,孩子每個月有兩千元零用錢,父母發現他月中已經花光時,要忍住「你將來一定是月光族、一定負債、一定……你人生怎麼辦?」的焦慮,回到當下那兩千元,問孩子現在就花掉的理由,從中釐清他的選擇和後果,但絕對不要立刻再給他錢。

黃倫芬建議,有時讓他自食惡果,不要同情他。「父母很難接受孩子難過,總覺得要給孩子快樂,但那是在告訴孩子扭曲的人生,人生不可能永遠只有快樂。」當他快樂和難過時,你可以去同理、分享,讓他覺得有感受不是一件糟糕的事,孩子的情感才有空間可以處理。

面對生涯選擇也一樣。孩子選了一個「不太上道」的選擇,父母不妨用問題引導,一方面了解孩子,另一方面孩子也因為你的提問得重新整理自己的想法—這就是跟他做練習。從小到國中,你可以這樣一路陪他練習整理人生的各種選項。

選擇,重要的是願意面對後果。事先跟孩子講好遊戲規則,讓他去經歷選得不盡如意的後果,「他才會知道,原來種豆得豆,他不喜歡豆,下次會去種別的,」黃倫芬說。但絕不要對他的選擇錯誤加諸懲罰,如「我跟你講你不聽,你活該,」黃倫芬提醒,一旦被處罰分心,孩子就不會去體會那是他自己造成的,他會怪你,開始抱怨,「埋怨多的小孩就無法對自我負責,」她說。

4. 跟上時代分工的速度

一種能力對應一種位置的時代已經過去,念醫學院不一定只能當臨床醫生,學法律不一定只能當律師,學音樂也不一定要站在台前表演。現在要求的是能整合專業內涵、靈活運用的能力。黃素菲表示,每種專業下都還有不同的細分類。醫院也需要經營者、醫學科學家;檢察官、民事、刑事訴訟法官背後也都代表不同的價值觀、能力和興趣。

又比如要成功舉辦一場貢寮音樂祭,而非淪為攤販式的大拜拜,應該建立起活動需要的資料庫平台。活動需要行銷、資訊、網頁架設人才、心理學家、行為科學家等,才能蒐集參加者的資料和交流想法、擴大影響力,這就需要不同的生涯能力。

父母不能再用自己的年代和經驗去看孩子的未來。「等到夯了,你才去學,人家早已走在前面了,」楊俐容分析,父母在孩子成長過程中累積養分做為他的根基,有了根基就能自己往前動,他最需要的是父母的鼓勵和肯定,「我們無法想像未來的世代,但希望不管最終到哪裡,他都會對自己滿意。」

5. 接納「夠好就好」的人生

父母要放下自己的面子、光環、價值觀,包括來自公婆、家族、親戚的外在壓力。楊俐容提醒父母要認真自問,你能不能接受孩子不是吳寶春、不是一流人才,而「只」是每個領域裡的「中堅分子」?你能不能接受他做一個平凡,但是快樂、肯定自我價值的人?你能不能給孩子一個「夠好就好」的人生價值觀?

給孩子合理的期許,不會過高造成壓力,也不會過低讓他看輕自己,提高他人生的快樂度和滿意度,是父母永遠的功課。

師大心理輔導與諮商系副教授程景琳分析,沒有人能預測未來職業,但了解自己的能力、特性、人格特質、專長,較能按照自己的條件,選擇一個適合自己且喜歡的工作。「好像前面有十盤菜讓你選,你知道哪個對我胃口,最能吸收。」面對一定會出現的變動,有經驗、有準備會比較篤定,比較有彈性,「我清楚自己去選怎樣的環境,兩方 match(配對成功)的機率比較高。」

即使選錯也沒關係,因為了解自己,選錯會知道要如何調整,也從這經驗中更了解自己的條件和特性。「生涯探索不是一個現在就要決定的標準答案,是一輩子的調整,」程景琳提醒。

職業很重要,但不是人生唯一目的。生命有很多可能,有很多不同的組合,你的選擇加總,變成你現在的人生樣貌。每個選擇,只要努力,都不會白費。讓自己的愛與關心,留待陪伴孩子走過挫折,不要成為他們追夢的絆腳石。父母不妨放膽和孩子一同品嘗選擇的各種滋味

創作者介紹

IrisHouse彩虹屋

iris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